银猫菌

【原创】钱吐症

林朵:

我有一个秘密,单恋一个人时,就会吐钱。


 


最初发现这个秘密,是因为我读中学时暗恋过一个女生,暗恋期间总是喉头发痒,时不时吐出一些零钱。


 


那时我还只是个少年,遇到这种事很慌,又不敢声张,惶恐了几日,见自己身体没有大碍,居然也就接受了这个奇异的设定,甚至还拿吐出来的零钱请那女生吃冰淇淋。后来对方也喜欢上我,答应跟我交往,这种症状就停止了,直到最后两人考上不同地方的大学,恋情无疾而终,我也再没有吐出半毛钱。


 


大学时期,类似的事情又出现过几次,都是单恋上一个人时便会吐钱,等到两情相悦或者自己放弃时,吐钱也就跟着停止。


 


毕竟偶尔吐钱吐太多时身体还是会不舒服,所以我猜,与其说这是一种超能力,倒不如说这是一种慢性病。


 


一种爱情与钱不可兼得的奇怪毛病。


 


除此之外,我各方面都平淡无奇,只是个混进人群就找不出来的普通人。工作以后,为了混口饭吃日夜忙碌,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,深感生活艰辛,赚钱不易。倒是幻想过靠这种异能多赚些零花钱,可是真爱哪儿会说来就来,太容易来的也就不是真爱。


 


抱着想赚钱的心情去强行喜欢一个人,没用,一毛钱都吐不出来。


 


哪怕是一开始是真心喜欢某个人,可一旦我对获得钱的欲望压过了对爱求而不得的痛苦,吐钱的毛病也就随之痊愈。


 


看来上天还是很公平。


 


或者说,是很小气,不肯给我除了补偿痛苦之外任何多余的好处。


 


***


 


不过命运总是难以预料,在我疲于应付生活的烦琐,已经快忘了自己还有这毛病的时候,一个陌生女孩闯进了我的生活。


 


她是公司新来的员工,跟我一个部门。我从第一眼看到她时,就觉得特别有眼缘。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会有交集,没过多久,我发现当她笑着来问我要工作材料时,自己的心居然稍微跳的有点快。


 


当天晚上我就回出租屋的洗手间里吐了,吐了满满一洗手池的硬币。


 


得了,我这心意都不用纠结,是真爱无疑了。


 


之后那段日子就挺难捱的,单恋不是件舒坦的事,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担心的,满满一罐子酸里才搀着一勺子甜,像是她给我的朋友圈点了个赞,今天中午在食堂主动坐我对面,或者发现我在偷瞄她时还报之以微笑之类的。


 


其实都是些平淡的琐碎小事,靠着我强大的脑补才倒腾出来点甜味儿。


 


但就是靠着这一点点甜味儿,我却越陷越深了。


 


证据就是我每天吐的次数增加了,吐的钱的面额也增大了。从一开始的分角钢镚儿,逐渐演变成一块五块的纸币了。


 


吐钱的时机不受我自己控制,有时候没憋住,在办公室里就开始一阵干呕,紧接着同事们就会看见我捂着嘴往洗手间里冲。为了给这种现象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不让他们拿我当怪物看待,我只好扯谎说自己最近得了胃病,会有恶心呕吐的症状。


 


鉴于没有谁真看见过我吐出钱来,大家也都信了,客套安慰几句便继续忙去自己的事了。


 


只有她,那个我暗恋的姑娘,看我的眼神有几分担心的意思。


 


结果隔天她就带了个保温桶来,里面装着热腾腾的小米粥,还加了山药、红枣什么的,熬的透透的,又稠又香。


 


“我以前也得过胃病,知道那毛病难受。”她把保温桶给我。“这样吃能养胃,你试试。”


 


那顿饭我吃的很狼狈,感动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,中途还往洗手间跑了几次,呕出来的钱面值第一次上升到了十块。


 


接过她递过来擦嘴的纸巾,我很清楚,自己更爱她了。


 


***


 


之后的日子过得更加纠结,主要是身心两方面待遇差距越来越大。从心理层面看,能接受暗恋对象时不时的嘘寒问暖,我是很高兴的。但这效果反映到生理层面看,我吐的越来越频繁,钱的面值越来越大,这不可避免地给我的身体带来了损害,常常觉得整个胸口烧的火燎燎的,被钱币硌过的喉咙也沙哑肿痛,整个人都变虚了。


 


但我对此并不是很在意。


 


比起单恋时的心酸惶然,这些身体上的折磨,都算不得什么。


 


我非常认真地把这些钱收捡好,把它们和我那点儿可怜的积蓄一起纳入“单恋基金”,打着感谢她帮我熬过粥的旗号,找各种机会请她周末去吃个饭,看个电影,买点小东小西什么的。


 


鉴于我这次开始吐钱的时间不算长,所以钱的总额也不多,只够买点小礼物,但都是我花了心思挑选的,确定是她喜欢的。她没有拒绝,也没有嫌弃这些小礼物不贵重,反而总是一脸惊喜地跟我道谢。


 


我喜欢看她高兴的样子,越看越喜欢。


 


然后就只能又飞奔去洗手间里吐了。


 


这一回,我第一次吐出了一张面额一百块的纸币。


 


它颜色鲜红地躺在洗手池里,让我不禁生出错觉,仿佛它是从我身体里冒出来的血。


 


等我恢复平静,将钱从洗手池里拿出来,转身想离开,却看见她站在我面前。


 


我有点懵。


 


“这是女厕所。”她提醒道。


 


我尴尬地笑笑,还好刚才我匆匆忙忙误闯进来时正好没人,不然铁定被当成流氓打出去。


 


“我担心你,就想跟过来看看……”姑娘话说到一半,却不再继续说了,眼神落在我手中的那张纸币上。


 


我吐钱的过程,她都看见了。


 


奇怪的是,我此刻内心却很平静,以前担心这个秘密被别人发现时的慌乱一点儿都没出现。相反,我心里想的是对她坦白另外一件事。


 


“这都是因为我喜欢你。”


 


好吧,真爱这玩意儿总是令人勇敢而愚蠢。


 


被这股力量驱使着的我,不仅向她坦白了自己胆怯的暗恋,也将自己辛苦隐藏了多年的吐钱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她,然后就像个罪行暴露的犯人一样,故作镇定地看着她,等待最后的裁决。


 


而掌握着生杀大权的姑娘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抬起头来,从包里掏出一张湿巾,替我擦过之前因为吐钱而被弄脏的嘴角,眼神里有好笑,又有心疼:“傻瓜,你要是早点说出来,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啊。”


 


从那一夜起,我的吐钱症不治而愈。


 


因为我爱的人,也爱上了我。


 


***


 


之后应该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。


 


虽然不再吐钱的我没有太多闲钱请女友吃饭出去玩,但她一点儿也不介意,说比起看我吐钱受苦,更喜欢看我健健康康的模样。


 


“钱我们自己努力工作赚就好了,身体才最重要。”女友笑眯眯地对我说。“就你之前吐的那点儿钱,还不够弥补我对你的心疼呢。”


 


而我与心爱的姑娘每天腻歪在一起,看天也是蓝的,喝水也是甜的,生活里的原本的烦恼都不是事儿了,看什么都自带恋爱滤镜,特别美好。


 


周末的时候可以拉着女友去周围的二手市场闲逛,工作日的时候就跟女友一起上班,下班了还手牵着手去菜场,再回我们合租的小公寓里合伙做顿温馨的晚餐,一边吃一边聊对于未来的设想,小到明天该煲什么汤,大到明年开始存钱做首付买一套新房,我们两人的意见总是惊人的一样,几乎没有争吵。


 


我想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犯吐钱症了。


 


就这样陪着心爱的她,结婚,生子,相伴到老。


 


***


 


上面这一段我描述的很简略,但也没有展开来讲的必要。


 


因为生活里真正能称得上无忧无虑的时光,确实就是这么短暂和稀少。


 


或者说,那种所谓的无忧无虑,只是各种巧合叠加出的海市蜃楼,现实环境稍微有点变化,就维持不下去了。


 


比如,我和女友所在的公司搬到了市中心的新写字楼里。


 


公司原来在城市边缘区,周围环境虽然嘈杂,但好在房租物价都便宜,这一搬,离我们原来租的房子老远,又没有直达的公交地铁,得每天早晚各花两小时换乘三回,这意味着我和女友每天早上五六点就得睡眼惺忪地去地铁站外排队,晚上加完班,要十一二点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回公寓,生活质量下降的没边儿。


 


平时根本没力气自己做饭了,不用加班的周末也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还有闲心出去逛,只想宅屋里踏踏实实补个觉。


 


不是没想过改变,可跟着搬家不现实,高涨的房租和物价负担不起,现在也不是跳槽的好时机,我和女友网投了一轮简历都石沉大海。鉴于我俩都没太多家底,现在的工作也不敢辞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。


 


这人要是休息不好,压力又大,就很难保持心态的平和,偶尔有点摩擦就容易控制不住,一点就着。


 


我和女友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为早上该不该花钱打车去上班而发生了第一次争吵。


 


吵完之后我很后悔,主动去哄女友,女友红着眼眶望着我,小声说:“没关系,我们不要为了钱的事吵架。”


 


只可惜,决心是容易下,可处在生活的重压之下,谁能一直绷得住。


 


渐渐的,我和女友因为各种琐事争吵了第二次、第三次,以及之后的无数次,这些争吵像是一把把钝刀子,把我和她的感情一刀一刀割的所剩无几。


 


我甚至已经不觉得自己还爱她了。


 


所以在某个深夜爆发的又一次争吵之后,我毫无压力地说出了过分的话,并在女友错愕的眼神中表现得像个冷漠的混蛋,假装听不见她痛苦的哭声,转过身去,晃晃悠悠出了门,沿着小区外的绿道走了很远。


 


外面的冷空气反而让我感觉清净自在。


 


但时间一久,又把我冻的够呛,还结结实实打了个大喷嚏。


 


当时正好又走回了公寓楼下,我抬头一望,看见整栋楼都黑漆漆的,只有我和女友合租的那间房外的窗户还亮着灯,在黑暗中发出等待人归家的橘光,温暖而祥和。


 


于是跟这住所有关的一切美好回忆又被重新唤醒,将处于瑟瑟寒风中的我从内而外地化了冻。我想起了当初与女友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,那些志同道合,那些相视一笑,还有希望以后能在这大城市里买个小房子的心愿。


 


感动与愧疚同时袭击了我,我站在冷风中,定了很久,心头有一句话在不断重复。


 


如果有充足的钱,我和她本来可以很幸福。


 


***


 


外面到底是太冷,我熬不住,只能往回走。因为是租的便宜老公寓,物业管理不行,唯一一部电梯都在这个点儿坏了。我不得不气喘吁吁地爬上一层层楼梯,来到门外,发现自己没带钥匙,想敲门,却又犹豫了。


 


就是那么巧,女友像是跟我心有灵犀一样,正好打开了门。


 


我俩四目相对,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,我依然能看见她脸颊上的泪痕。


 


那么悲伤,那么无奈。


 


“对不起。”我喃喃道,将她拥入怀中。“我爱你。”


 


她呆呆地被我抱着,似乎是因为吃惊而没反应过来,过了一会儿,才也伸出手来回抱住我:“我也爱你。”


 


那一刻,一阵久违的暖流涌上我心头,让我不禁想起当初对她告白成功的那一刻。或许是刚才在外面受了寒,我突然觉得喉咙有点痒,忍不住咳了两声。


 


一张鲜红的钞票从我口中掉落,落在女友身后的地板上。


 


***


 


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。


 


这吐钱的怪毛病失了控,不再遵循以前的发作机制,即使是我与女友真心相爱,也依然任性地想发作就发作。这导致我就像个被划了个大窟窿的破塑料袋,随时随地会吐出面额不一的钞票来。


 


我猜,过去吐出来的钱是对我遭受苦恋的弥补,让身体不舒服只是捎带的副作用,忍一忍就扛过去了。但如今情况不一样,我在恋情方面风调雨顺,女友对我的态度甚至比以前还要更温柔体贴,这吐钱的代价就不一样了。


 


它在消耗我的身体。


 


很快我就因为时不时发作的头晕目眩而无法正常工作,当然随机吐钱这个也很耽误事,只能跟公司请了长假在家休养。


 


但即使待在家也不得安生,这钱吐起来不分昼夜,经常在我睡着时又有钱堵在喉咙里,把人活活憋醒,让我想睡个整觉都难,加上过度呕吐带来的食欲不振和脏器疼痛,导致我原本还算结实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消瘦。


 


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医治这个毛病的方法,但偷偷问过不少相熟的医生,都说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毛病的,自然也就没有治疗的办法。我不愿意被当成实验品去接受医学研究,只能认命地躲在公寓里,徒劳地希望这毛病能自己消停。


 


但它就是不消停,反而愈演愈烈,以至于每次吐钱的时候,我都感觉像是有把钢刀从胃划拉到喉咙,痛的不得了,简直想拿头撞墙。


 


我父母早逝,亲戚朋友也都交情不深,这种时候,就只有女友一个人陪着我。


 


其实她也很辛苦,一边要上班工作,一边还得照顾我,有时是变着花样地煮粥劝我喝,有时是拼尽全力抱住因为疼痛而想做出出格举动的我。有时连我自己都烦自己了,她还总是那么温柔有耐心,各种劝慰照料,只希望我能稍微好过一点。


 


“你是我最爱的人。”她紧紧抱着我,勉力挤出微笑,假装自己没有每天晚上都躲在楼道里哭,“我只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。”


 


但我的吐钱症没有丝毫的好转,反而愈发严重,一天到晚吐个不停,严重的时候一天能吐出来几百上千块,很快便到了床都起不来的地步。


 


某一天,我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,看见床周围都是新吐的钱,还有我所爱的女友守在身边,正在仔细削一个苹果,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。


 


有钱,也有爱情,我本该是很幸福的。


 


可是上天很公平。


 


钱和爱情兼得的代价是我快要没命。


 


***


 


我像是突然从噩梦中惊醒般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,只觉得后脊一阵发冷。


 


此时此刻,满脑子都在重复一句话:我快要没命了。


 


连命都没了,还要钱和爱情干什么呢?


 


我捂着脸笑了起来,笑的肆无忌惮,前仰后翻,连因此而造成的浑身疼痛都顾不上了。


 


“你怎么了?”女友有些担忧地望着我。


 


我好不容易止住笑,抬起头来,看向这个无论我是穷困还是病弱的时候都一直陪着我的女孩,冷静提议: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
 


“你说什么?”错愕的表情又一次浮现在她脸上,同当初我们午夜争吵时一模一样,“为什么?”


 


“我不想再爱你了。”我艰难起身,附身把散在床沿边的一张纸钞票捡了起来,捡的时候还不忘抬头朝她笑,“只要不爱你,我的病就会好,顺便还有这么多钱拿。”


 


虽然没有爱,但能保住命和钱,听起来挺划算。


 


我看见她脸色变白,咬紧了嘴唇,手里死死捏着水果刀的刀柄,微微发颤。但在几下剧烈呼吸抖动之后,她整个人又渐渐平静下来,将刀和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旁边桌子上,起身从房间角落里搬出一个大箱子。


 


“你现在不方便出去找新住处,我来吧。”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整个人像上了发条一样机械地动作,混乱地往箱子里塞各种零碎的东西,仿佛只要停下来马上就会崩溃的样子。


 


而我则握着一沓钱,又体力不支地倒回床上,什么也不说,只是默默闭上了眼睛。


 


大概是最近实在太难睡好,在这短暂的片刻,我意识逐渐模糊,无法抵抗地朝梦境滑落。一片朦胧之中,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说:“比起能和你在一起,你能好好的活着才更重要。”


 


那天晚上,我做了个悲伤的梦,但醒来时,却完全想不起任何有关梦的内容。


 


房间里空荡荡的,很安静。我从床上爬起来,打开平时放钱的抽屉,几沓钱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,一张都没有少。


 


我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久违的阳光有些刺眼。


 


回头,看见一个削好的苹果放在桌上,已经氧化发黑,不能吃了。


 


***


 


之后两天,我过的有点浑浑噩噩,不知道是怎么混过去的。


 


但值得欣慰的是,我这两天都没有再吐钱,身体状况也好了很多,疼痛气闷的症状都消失了,并且在经过那么一段食不下咽的日子之后,第一次真切的感到了饥饿。


 


于是我点了许多外卖。


 


能放肆吃东西的感觉实在太好,我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,吃的超出肠胃能负荷的程度,半夜起来对着马桶一通狂吐。


 


但至少这次吐的是真正的食物,而不再是可怕的钱币。


 


吐完之后我有点虚,想喝杯水,饮水机里的水正好喝完了,我又懒得烧水,就打开冰箱想看看有没有瓶装水。


 


里面没有瓶装水,倒是有一堆叠的整整齐齐的饭盒。


 


饭盒里装着的是小米粥,还加了山药、红枣什么的,熬的透透的,很稠。饭盒上贴了便利贴,上面写着熬粥的详细步骤,并在最后加了一句:以后胃再难受,就熬粥给自己喝吧。


 


我在冰箱前站了很久,想了很多。


 


最后在冰箱“滴滴”的关门提醒声中,又吐出一张钱。


 


我放下饭盒,捡起钱,突然就无法自控地狂笑起来,然后笑着笑着就淌下了眼泪。


 


折腾了这么一大圈,我终于明白,自己确实是得了重病,但吐钱只不过是这种病的表现,而不是它的本源。这种病本质上是一种可怕的绝症,不是靠凡人的力量就能随便挣脱痊愈。


 


这种绝症的名字,就叫做爱情。


 


***


 


我给女友打了电话,向她道歉,请她回来。


 


她在电话中似乎很犹豫,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,也只勉强答应回来看看。


 


可惜,当听到她开门声时,我因为不停歇的吐钱阻碍了呼吸,只能没用地瘫在床上,甚至没有力气起身去迎接。


 


女友进门后有点懵。


 


因为满地都铺着钱,她甚至找不到地方下脚。


 
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她看见我在床上痛苦地喘着粗气,扑过来握着我的手,眼泪簌簌直落,看样子是真的难过。


 


可她这副样子却反而让我好过了一些,暂停了吐钱,身上恢复了些力气,便也握紧了她的手,笑着说:“因为我是真的爱你。”


 


而这份爱,已经没办法靠我个人的力量强行终止。


 


女友还是哭,抱着我拼命哭,哭声中透着悲伤和恐惧。


 


可我已经没有了能安慰她的力气。


 


***


 


在接下来的短短几天里,我的情况迅速恶化,像个坏了的水龙头一样吐着钱,女友急的不行,说要送我去医院,可都被我坚决地反对了。


 


“治不……咳咳,治不好的。”我艰难地说着话,还得费劲把哽在喉管的半截钱币拽出来,“我就要……呼……留在家里,哪儿也……不去。”


 


是的,尽管这里只是一处简陋的出租屋,但有关我人生最精华的甜蜜,都收藏在这个被认定为家的地方了。


 


说话间,我感到胸口一阵剧痛,喉头一甜,吐出来的,还是钱。


 


浸在血里的钱。


 


女友吓坏了,手足无措地看着我一边吐钱一边呕血,慌慌张张地自言自语:“怎么办,该怎么办?”


 


过了一会儿,她似乎冷静了一些,哆哆嗦嗦地抓紧我的手,大声哭喊:“我不爱你了,我早就不爱你了,真的,从那次你半夜摔门而出的时候就对你彻底死心了,所以你才会不停地吐钱!我后来的好都是装的,就是为了让你多吐点钱,我这么坏,你别再爱我了!救救你自己吧!”


 


我又呕出一滩血,却只顾着伸出手去,试图擦掉她脸上的泪痕。


 


但手上沾了血,只在她脸上划出几道血印子。


 


“你没那么坏。”我居然在笑。“你不是……咳咳,不是……一直这么想的。”


 


“是,我中途是想反悔,可是……”女友哭的一塌糊涂,满脸的血痕泪痕交叠在一起,映衬的整个人都有些发癫,“我一开始只是因为恨你那么伤害我,想让你吐点钱遭点罪,可是,后来见你吐的钱越来越多,我就分不清自己是怎么想的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爱你,还是在爱你的钱……我控制不了,我控制不了啊……”


 


上天果然是很公平,无论是对我,还是对她。


 


每当我有一丝想靠爱人来赚钱的念头时,就一分钱都吐不出来。


 


而但凡她对我吐出来的钱有一丝的贪婪,就给不了我对等的爱。


 


“可能后来我确实不爱你了,我还在照顾你,是因为我太内疚,太害怕了。”女友的声音已经哭的沙哑,“所以你说分手的时候,我是真的松了口气,我以为这样就好了,我不想要你的钱了,我也不想害死你……可是,怎么还会这样……怎么会这样啊……”


 


她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了,只是抱着我一个劲的哭,像是要把一生的眼泪都用尽。


 


而我的内心却很平静。


 


或许她说的,都是真的,这只是一场爱与贪婪在拔河的人性闹剧。


 


又或许,直到现在,她依然在伪装,伪装成只是偶尔会走岔路的普通人,而不是一直功于心计诱我入局,并在我察觉到吐钱的机制并未失控,依然是按照最初那种“单恋时才会吐钱”的路数来,于是因为强烈的求生欲而想摆脱这份虚伪的爱情时,故意表现得温柔大度,以退为进,还巧妙地利用了一盒小米粥,试图来挽回我的心。


 


但没关系,无论是哪种都没关系。


 


我爱上的那个她,从未改变,会一直停留在我们最完美的爱情里。


 


这份完美的爱情,值得我下定决心,耗尽自己。


 


这个没用的自己。


 


好了,这就是我的故事,世上唯一一例患有吐钱症的病人案例。


 


我会因为单恋一个人而吐钱,爱的越深,吐的越多。如果对方以同等的爱回应,病症就会自动消失。但如果最终也得不到对等的爱,我又不愿意舍弃这份纯粹的爱,就只能在钱的包围中,孤独死去,


 


而现在,就是我的结局。


 


我在一片鲜红中,用尽最后的力气,给了她一个吻。


 


从今以后,她带着钱拥抱没有我的新生活,而我则把死去的爱情一同带向坟墓。


 


祝她幸福。


 


END




《她的幻梦集》系列文地址:


01 无心人  02 点菜终结者 03 独自等待  


04 鬼魂猫咪  05 灵魂的颜色 06 心意面包


07 最后一块拼图 08 情书厨师  09 消失的声音 


10 恋爱雨季 11 与工作离婚的人




碎碎念:今年三月份时借由花吐症想出了钱吐症这个梗,公布后看大家挺感兴趣,便决定写成完整的故事,现在总算写完了,跟自己之前预想的似乎不太一样(其实是很不一样,汗),后续可能还会进行一轮大修改,但是既然给自己定了每周六更新的目标,就还是先厚着脸皮发出来吧,溜了溜了。


每周六更新一篇新故事,第十五周打卡。

评论

热度(3066)